正宗牛肉面加盟

- 2018-12-20-

牛肉面,再寻常不过的饭食。吃一碗牛肉面,饥饿的人填饱肚子,上班族节省了时间,高官富商偶尔难得的一次低调……饭点的牛肉面馆,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,和农村赶集一样热闹。“一碗二细、两碗干拌、三碗大宽;来个鸡蛋、加份小菜;到这达来,二哥你要一个色面;赶紧吃,吃个牛肉面都慢的要死;吃完面,今儿能睡个好觉;今儿这面硬的咬不动;妈,我到了,现在吃碗牛肉面,下午就来了……”男低音、女高音、男中音、女低音、男高音、女中音,独唱,二重唱,多声部组合,正宗牛肉面加盟更有失传千年的狮子吼敲击着你的耳膜,耳朵一时变得无限大无限深,如黑洞般吞噬着各种声音。更像架子上的鸭子不论食物喜欢与否,一个劲儿地灌,让你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……

        牛肉面一碗六元,这个价格大家基本都知道无需多问。掏钱,柜台买票即可,但也有例外。一位背着塑料口袋的老者晃进了门,颤巍巍地走到柜台前,怯生生地等前面几个小伙没完票后,用既黑又粗的手摸了一把嘴,直勾着眼睛说道:“你这达就是卖牛肉面滴吗?一碗多少钱?”收银员头也不抬说:“六块。”“块”字压的特别重,和她的体重相差无几。相信老头应该听得很真切,放下背包,摸索着解开上衣第二颗纽扣,掏出一个塑料袋,慢慢打开。里面几十元几块几毛都有,把指头在嘴皮边润了一下,一张一张的数起来,终于数到六元,用发抖的手,展给收银员。她倒是麻利,“咚咚”“咝”一张票已经塞了过来。老人接过票,嘴角动了动,仿佛要说什么,侧了一下身子,往打饭窗口望了一眼,提着小包一步步沉重的向那边挪了过去……

        要说牛肉面馆中,我最佩服谁,就是给后厨报饭名兼捞面的那位小伙。“一个二细三个韭叶,再加一宽两毛细……”“你要色……好来,再来两个二细”“一个不要辣椒,带走”“干拌加量”……这么多顾客,要的各不相同,能一一记得不出任何差错,能不佩服?你要的是二细,绝不会给你下成毛细,你要韭叶绝不会是大宽,你要的干拌绝对不会有半点的汤。在窗口上待一段儿,我的神经开始错乱,不由自主的思量:刚刚一共要了几个二细,几个毛细几个宽的几个干拌;几个不要辣椒,几个加量;三细比二细细多少,韭叶和家里种的韭菜是不是一样的宽一样的薄;加量能加几两面,老板又少挣了几毛钱……呜呼哀哉,差一点神经崩溃。报了饭名,给了票,赶紧逃到座位上。直到小伙大喊“韭叶子好了”一个箭步冲过去,端起碗匆匆往回退。

        坐在门口的,要么是刚进来没有位置的,要么就是拎着大包小包,要么就是包着头巾裹着衣服的人,随遇而安,见座便坐,反正又是吃一碗牛肉面而已,又不打老庄。他们很少说话,只顾“吧嗒吧嗒”的吃着这碗热面。中间位置大多是三三五五的学生和留着时髦发型,花里胡梢的时代小青年。打进门到饭吃完,机不离手,大声的说笑着。没吃几口,丢下筷子,手在屏幕上飞快地按着,或把手机凑到嘴巴边,发着或温情或粗野的话。仿佛此刻能填饱他们的肚子的不是这碗面,而是手机,吃面只是必经的过程而已。当然坐在中间的还有家庭小组合,大多带着孩子,一家人独享一张桌子,马子禄牛肉面加盟店开始了一顿短暂的团圆饭。说笑声、责骂声、玩闹声,和着醋的酸味、蒜的膻味,冲淡了牛肉面那浓烈的调料味儿。

        墙角或靠后位置,以身着正装,夹着包或提着小布袋的人士居多,他们大多是人们眼中的“成功人士”。落座前先把包放在桌子靠墙边,松松领结,解开上面几颗钮扣,一把拽过椅子,很绅士的坐下。要么互相寒暄着,不停的点头,微笑着,要么双手贴在胸前,凝神地看着那一面苍白的墙壁,仿佛那面墙壁如电视一般正上演着一部飞黄腾达,驰骋商海的大片,看得入神。“三细一韭,饭好了”方猛的回过神来。吃之前先轻轻的加足配料,用筷子来回搅一搅,筷子头捞起细细的一股,身材前倾,脖子往前一展,嘴巴往前一撅,只差贴着碗边,用筷子慢慢送进去。喝汤时用双手端起,轻轻地抿着嘴,从左到右吹了一口、两口,吸一口汤,如此往复……

        一碗牛肉面是标配,再加一个鸡蛋或一碟小菜便是高配,倘若再要一份干巴巴的牛肉,花十四元,东方宫牛肉面加盟店绝对可以说是总统套餐。这是牛肉面馆中最高的档次,偶尔这样奢侈一回,做一回“土豪”,想想自己是这饭馆儿中消费最高,吃的最丰盛时,不免阿Q般的飘了起来,肚子和心里都满足了,感觉贼美。